君言芷(仇清煜)

君言归期,落芷无愧(佛系写手,更新随缘)
叫阿言就好啦(老君或者君君随便了)……
基本上什么都吃,雷点基本没有,混的圈子也比较多,但主要还是混全职
爱磕cp

打卡报道。因为活动原因所以可能在活动搞完之前都不会更新,大概四月左右会慢慢开始填啦!

忧郁_:

《词不达意》喻黄民国paro合志


半生柳絮漂泊,一场家国长安。

提笔旧梦勾勒,一座城墙血染。

斑驳岁月干涸,一朝梨园幽叹。

裁剪风华留白,一纸情长信笺。

“我们在硝烟战火中相逢,飞过沧海越过青山,奔向浮华破灭的真实。”


执笔十三人

@君言芷(仇清煜) 

@轻落蝶 

@茖浅書影 

@自己骺死自己的字典典典 

@忧郁_ 

@月明有泪 

@罪恶冥火 

@叶秋澜v 

@珹千 

@南绡 

@秋濑源 

@文祈-温情 

尚一人不明→【苦楚】

题字一人

@苏怿 

绘山河三人。

@喵_咕咕咕 

@懒起 

@雪沉 

封面

@忧郁_ 

宣图&策划

@忧郁_ 


轶事


《词不达意》又名《写本子的都是熟人》

配置基本跟隔壁《航班》差不多

双封,封面&扉页特种纸,附赠一张明信片,也是特种纸。

两到三张彩色插图。

明信片如果不是画就是题字。

开定大概会在三月中旬到四月份这样子。


印调

有意向购买的请在评论区扣个1

简单粗暴的印调。

有几率抽一人获得赠品。


通贩

不确定是否通贩,卖的好的话大概会吧。

但是应该会去参加上海的CP,就当是通贩了。



招募【招到了√】

最后排招募一个审核。

要求心细,能找错别字和一些常识BUG。

好处是能看本子(。)

审核君@冰阔落 


安。

占tag,歉。



【喻我】幻梦

#就当是情人节贺文吧!

#小甜饼(原来我也是会写小甜饼的啊……)

#ooc

#很短

#上一篇过百即更的文【喻黄】【玛格丽特】 

-----

  这段时间,我总是做一个梦。梦里,是他离我远去的背影,我拼命的伸出手,叫喊着,他却头也不回,然后身影渐渐模糊,直至消失不见。我大喊他的名字,在一片空白的虚无中,泪流满面。

  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我会梦到他?

  我可以确定我不认得记忆中有这么一个男人,曾令我痴迷,令我失魂落魄,令我魂牵梦萦,甚至,肝肠欲断!

  这个寒假,过得异常艰难。已经高三了,回校再几个月就是决定一生的高考,整个寒假,被淹没在作业的海洋里,迷失在题目的丛林中,头晕目眩,眼花缭乱。

  “君君,你作业写完了吗?英语卷子借来参考参考呗!”闺蜜打电话过来,我苦笑着说:“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我像那种会好好写作业的人吗?”

  “不像。”闺蜜非常实诚地说。然后挂掉了电话。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这样混吃混喝的日子,早点结束就好了。我浑浑噩噩地想,渐渐的,眼皮越来越重,最后还是闭上眼,陷入沉睡。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个背影又出现了。

  不过跟以往不同的是,他没有消失,反而是回头看了我一眼。

  他背着光,侧脸有些模糊,但那温柔的目光却深深地将我吸引。是天使吧?只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才会有如此澄澈温柔的眼神吧。

  因为这一眼,我无可自拔地深深沦陷,沦陷进这一场,名为温柔的幻梦之中。

  之后几天的梦,我总能看见那温柔的目光,好看的眉眼。他的侧脸越来越清晰,我看清了他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与那深不见底的,漆黑眼眸,好像要把我吞噬,深不见底的黑暗将我淹没。

  我始终记不起他的名字,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抹去了他在我心里留下的所有记忆。

  几天之后,梦又开始有了变化。在渐渐将我吞噬的黑色漩涡中,我看到他的嘴唇翕动着。他说什么?他说什么!他说……

  喻文州。

  是了!这个令我魂牵梦萦的男人,他叫喻文州!我爱他,胜过一切!

  可我却把他弄丢了……

  日子浑浑噩噩地过去,高考勉勉强强擦边球过了及格线,进入了我梦寐以求的大学。

  开学那天,我见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个在我梦里出现了无数次的背影。我震惊极了,飞奔过去,大喊他的名字。“喻文州!”

  他终于回过头,是我幻想了无数次的温润面容。他先是错愕地看着我,然后说……

  “同学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如此疏远的话语,但他确实是喻文州。

  “喻文州。”我没有回答他,只是重复着叫着他的名字。一遍一遍,慢慢地湿了眼眶,泪水不停地从脸庞滑落,我还在重复着他的名字。“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他脸上刻意装出的疏离终于碎裂,一脸心疼地抱住我。“我在呢。”

  “喻文州我喜欢你……我把你弄不见了……”我在他怀里抽噎着,语无伦次。

  “没关系,现在你已经把我找回来了。”喻文州温柔地替我拭去眼泪,轻轻呢喃道,“是我把你弄丢了才对啊,爱哭鬼。”

-----end/未完待续

#其实还有前传和后续的

#点赞过百就继续更ヾ(✿゚▽゚)ノ

【清莲喻微×彩蛋】惊喜

喻文州生贺!

队长生日快乐!

这可能是糖吧(当然如果你看过航班就可能不会这么觉得了)

那么,正文开始咯

-----

  喻文州总觉得黄少天最近怪怪的,有事瞒着自己的样子。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十分奇怪,好像是小心翼翼地隐藏着什么,不希望被人发现他的小秘密,又有点迫切,渴望秘密被揭晓的那一刻,躲闪中带着期盼。 

  喻文州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今天也是如此,平常如斯,没有一丝一毫的奇怪,就好像往常的每一天一样,没有一丝奇怪,反而平常的有些反常。 

  早上六点半。 

  喻文州的闹钟响起,起床看一眼隔壁的床位,空空如也,床铺有睡过的痕迹,那主人明显是起了个大早。这可很反常了。黄少天什么时候起的这么早过?哪次不是睡到日上三竿被人叫起来?不过前几天喻文州起来的时候黄少天也醒了,只是没有今天这么早。结合前几天的情况看来,黄少天这样的行为反而不奇怪了。 

  早上七点。 

  早餐时间。今天的蓝雨食堂依旧闹轰轰的,但好像没有那么吵。哦,原来是黄少天不在。郑轩原本是咬着烧麦的,看到喻文州的一瞬间整个人突然僵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然地对喻文州微笑了一下:“队长早上好。”烧麦都掉到了碗里。 

  郑轩这一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整个蓝雨食堂突然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鸦雀无声。不过下一秒便恢复如常。好像刚才那一秒的时间凝固不曾发生。 

  早上八点。 

  训练时间。黄少天还是没有回来,宋晓来给黄少天请假,说是黄少天一大早就接到了电话,家里出了点事,不忍心吵醒睡梦中的喻文州,所以找了自己让自己帮忙请假。喻文州脸上温和的笑容染上了一丝戏谑,但还是应允了,并没有拆穿宋晓拙劣的谎言。 

   

  上午十一点。 

  训练时间结束。四个半小时,黄少天一直没有出现。饶是平和如喻文州都不禁有些烦躁。中途休息时间里喻文州打了不下二十个电话,通通都没有人接;发短信也没人回;队里问一圈都说没看见;去群里问也没有人回答他,只是含糊其辞地把话题带过。 

  喻文州觉得自己突然就被人讨厌了。这种情况从不曾发生过。喻文州一时有些无措,但修养极好的他仍是淡然地关闭了QQ窗口,然后起身去茶水间给自己倒了杯温水,惆怅地看着杯中的清水发呆。 

   

  上午十一点半。 

  午饭时间。喻文州却是迟迟没有去食堂用餐,而是把自己关进的房间,任大家怎么敲门都不应。 

  “要不……告诉队长真相吧?”宋晓是个老好人,看不下去了,小心翼翼地提议道,却被徐景熙,郑轩等人驳回。“不行,黄少说了得等到他回来!”郑轩叹了口气,“反正我是宁可得罪队长也不敢得罪黄少。况且这也不算得罪队长吧。” 

  “可是队长他好像很失落。”卢瀚文好奇地问。“话说黄少到底去哪里了?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应该快了吧。”李远看了眼时间,“黄少说他大概12点左右弄完。” 

  “连我们也瞒着,黄少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徐景熙有些不满地抱怨一声,然后发现刚才还跟自己一样叽叽喳喳讨论着的几个人,突然就哑了,张着嘴看着自己的身后。徐景熙回头一看,喻文州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满面春风和煦地微笑着:“嗯?怎么了?继续说呀,看着我干什么?”喻文州笑道,“少天怎么不够意思了?连你们都不告诉?” 

  “没……没什么。”徐静熙结结巴巴地,求助的目光望向另外几人,却发现他们跟没事一样跑去打饭了。 

  徐景熙:“……” 

  “行啦,吃饭去吧。”喻文州却是自嘲地笑了笑,离开了。 

  “诶?队长你……”你不吃午饭吗?徐景熙还没问出口,喻文州便已经离开了。 

  中午十二点二十。 

  已经快要午休了,蓝雨食堂却仍有几人留着,围成一圈看着刚回来的黄少天。“黄少,你到底去哪儿了呀?”卢瀚文有些不满地抱怨一句,却是好奇地看着他。“你到底要做什么呀?” 

  “秘密!”黄少天俏皮地眨了下眼睛,“今天下午训练结束后晚饭我们出去吃,我订的饭馆贡福楼的包间。这件事谁都不许说,我们给队长一个惊喜。” 

  “可是队长现在好像有点生气了。”宋晓弱弱的说。郑轩,徐景熙,李远等人亦是点头附和。 

  “这个……哎,那就委屈一下队长好了,只要再有一个下午,等到晚上就好了。” 

  下午两点。 

  午休结束。下午的训练主要就是团队配合。 

  喻文州看着坐在电脑前准备训练的黄少天,有些释然地笑了。“少天什么时候回来的?”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身后问。 

  “啊?队长?我……我刚回来没多久。”黄少天目光躲闪。“队长你怎么还不训练?就等你了。” 

  “听说你家里出了点事?怎么样,事情解决了?需不需要再请一个下午?”喻文州却是没有理会黄少天的推辞,目光有些凌厉。“啊,我家里?”黄少天刚想说“我家里没事”,突然就看见宋晓在朝自己猛眨眼睛,豁然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宋晓给自己请假的说辞了,连忙改口道:“我家里啊……没多大事。就是我妈不小心摔了一跤,送医院包扎了一下。没多大事了。” 

  “是吗?那我明天也请假去看一下阿姨吧。”喻文州说。 

  黄少天真的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不用啦队长,真没多大事。诶,你看都这个点了快训练吧!今晚我请客我们去好好吃一顿庆祝一下。我订了贡福楼一个包间,队长你也一起吧!” 

  “哦?阿姨受伤了,庆祝什么?”喻文州压根没往自己身上想,笑眯眯地问。 

  “庆……庆祝……庆祝我妈只是受了点小伤,没有摔残,也没有摔成脑震荡。哎呀队长你快点去训练吧!大家都等着你呢!” 

  喻文州被黄少天赶走,坐在电脑前发呆,看着团队齐满的五人哭笑不得。少天似乎忘了,今天的训练,他不参加的。 

  下午五点。 

  训练时间结束。一个下午的训练,中间休息的时候黄少天都跑到训练室外面打电话,一看到喻文州来就马上跑开,到一个喻文州不可能听到的地方,压低的声音在那里继续打。神神秘秘的,有猫腻。 

  晚上六点。 

  一行人来到贡福楼三楼,黄少天订的包间。推开门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黄少天第一个进去,一进门就把门关上了,然后鬼鬼祟祟地开着一条缝,用眼神示意大家赶紧进来,却在喻文州准备进入的时候拦住了他:“队长你等一下再进来。” 

  “嗯?好吧。”喻文州叹了一口气,静静地站在门口打算看一下他们究竟瞒着自己搞什么花样。 

  “好了,队长你进来吧!”几分钟后黄少天终于打开包厢门,包间内一片漆黑没有开灯,门外的走廊上的灯光照进去,也只能看到一点点的摆设,好像和记忆中普通的包厢不大一样,有点熟悉的感觉。 

  喻文州刚进去,门便“啪”的一下又被关上了,房间内彻底一片漆黑。 

  黑暗中突然亮起一抹烛光,照亮了一张带着笑容的灿烂脸庞,黄少天推开推着一个蛋糕,缓缓的向喻文州走近:“队长,生日快乐,快许愿吧,这可是本剑圣花了一个早上才做好的哦!” 

  原来他起了个大早就是为了去做这个蛋糕啊…… 

  蛋糕上用果酱画了两个小人,勉强可以认出是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旁边特别飘逸潇洒的写上生日快乐四个字。喻文州突然鼻头一酸,原来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 

  “队长快快许愿!“黄少天催促道。喻文州径直闭上了眼。 

  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和大家在一起,一辈子,永不分离。 

  “呼~”蜡烛被吹灭。吊灯突然被打开,明亮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一个个礼花突然炸开,飘飘洒洒地落了喻文州一身。“队长生日快乐!”众人高举礼炮大喊。“真是憋死我了。”郑轩抱怨着,“真的是压力山大,好怕一不小心就漏出马脚了。” 

  喻文州看着房间的摆设突然泪目。这个房间,这个场景,不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吗?他只是跟黄少天提起过那么一次,没想到对方一直记在心里。还有大家…… 

  “谢谢大家!”喻文州红着眼眶。在自己都忘记的日子里,原来大家都记着呢! 

  众人簇拥着喻文州,一片欢声笑语。黄少天望着人群中心笑靥如花的喻文州,轻轻地,微不可查地动了动嘴,却只是无声地说,我喜欢你。 

  队长,等着我。等这个赛季结束,等我们蓝雨再夺冠军,我一定会亲手将奖杯递给你,然后把这几个字大声的说出来。

无罪之罪!@无罪之罪 为了老师下载了lof和微博!!!这是个神仙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想拜师啊!

鸽子窝见

新的稿子未完待续挖坑不休 

笔在手 

起承转合埋下伏笔 

赶稿背后风起云涌 

无需再写关掉文档 

填坑决不可能 

一条条评论 

一条条私信 

都在催着坑 

上有主策划 

下有小读者 

高喊 

还不填坑? 

听呼喊刺破耳膜 

挣扎过后还是停止 

放下(了)笔 

手机文档里面 

寥寥几句 

甚至空白 

电脑都没有打开 

心不改 即鸽子不败 

任他策划责编 放马而来 

待我用鸽子姿态 咕每一个坑 

------------------------------------------ 

十几个坑还没完结却遭放弃 

文档里 

删了又删全部清空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一如既往绝不更新 

要鸽文到底 

以鸽子之名 

开坑却不填 

等人掉下去 

或者拿勺子  

想起来写点 

结果不如不写 

看鸽子漫山遍野 

无惧读者催稿 非意气狂言 

放下过去重新开始 迎来新的蜕变 

成为一只鸽子精 

心不改 即鸽子不败 

下笔如有神 却从不更文 

待我用鸽子姿态 再咕它一咕 

下一次 鸽子窝见 

本质吸引你我鸽子再并肩 

头秃或是懒癌 都付与赶稿的夏天 

修炼之路未完结 

请待我 携新坑归来 

身体里那奔腾不息的热血 

是我用鸽王姿态 挖下的深渊

-----

#辣鸡改编

#我没了

【余生有你,不再彷徨/申时】鲛人无泪

  “世说鲛人之语,深海而居,织鞘绮丽……”


  海洋深处传来阵阵低沉悠扬的歌声,似天使的赞歌,似魔鬼的勾魂曲……




  “爷爷,什么是鲛人啊?”孩子仰起头天真地看着面前这位头发花白的,躺在摇椅上眺望大海的老人。老人已年过古稀,银色的发丝都是岁月的痕迹,满脸皱纹无声地诉说着沧桑,但那一双蓝色的眼眸却是炯炯有神,那是天空的蓝,大海的蓝,蓝得清朗,蓝得深邃!


  “鲛人啊……传说中,鲛人肉食之可长生不死,鲛人血饮之可百毒不侵,鲛人皮着之可不惧严寒,鲛人目用之可视万里之物……而鲛人一生只流一次的眼泪则可点石成金,心想事成,甚至使亡者复生!”


  “爷爷,鲛人是妖怪吗?”孩子又问。


  “当然不是啊……鲛人是大海深处的精灵,是海洋的使者,怎么会是妖怪呢。”


  “那爷爷见过鲛人吗?”


  “见过啊,当然见过。那时,爷爷还小,也就你这么大的年纪,在商船上帮人干活……”




  “小鬼,来帮把手,把这个箱子搬上去!”同行的水手招呼道。黄少天从船甲上一跃而下,轻盈得像只飞鸟。他抬起大箱子的另一端,与那名水手一同把箱子搬上了船。搬的时候隐约感觉到有十分沉重的呼吸声从箱子里面传出。“魏老大,这箱子里面是什么啊?里面装了个人吗?”


  魏琛一听,脸色大变。他赶紧捂住黄少天的嘴,东张西望,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才松手,鬼鬼祟祟地说:“嘘……这箱子里装的东西可不得了啊……这里面装的,乃是传说中的鲛人!”


  “鲛人!”黄少天一惊,不禁提高了音量大叫起来,然后赶紧捂住嘴,震惊地看了一眼周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魏琛如此谨慎。“魏老大,你们怎么捉到这鲛人的?说来听听呗?”


  “切,想当时,老夫与那畜生大战三百回合……”


  这一听就是魏琛开始瞎掰了。黄少天略带嫌弃地瞥了他一眼,离开了。魏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自夸的话语戛然而止。虽说是吹嘘的,但是,那玩意儿,真的不好惹啊……




  夜晚,大家都睡下了。白天的货物都搬到船舱里,用一块黑布盖着。黄少天小心翼翼地绕过值班的水手,摸到了船舱里,然后悄悄地钻进了黑布。


  黄少天猛然打开手电筒,看着眼前的景象,又惊奇,又觉得新鲜,然后就是一股不知名的心疼。


  眼前的鲛人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有如上好的丝绸在水中漂浮着,精致的面容有些苍白,双唇没有血色,浮现出惨淡的青色,伤痕累累的躯体蜷缩在大玻璃罐里面,从伤口渗出来的血把罐子里的水都染红了,长而巨大的鱼尾巴是漂亮的海蓝色,此刻被血染成了暗紫……


  手电筒的光照在他脸上,可以清晰地看见鲛人脸上细细的鱼鳞,还有额头上的一个漂亮的六芒星图案。


  “唔……”许是被光照得有些不舒服,鲛人难受地哼哼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漂亮的蓝宝石一样的双眼澄澈清透,深邃有如海底深渊。


  “你……好?”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尝试着跟他打招呼。


  索克萨尔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人类。他不像之前见过的其他人类一样凶恶地想要捉住自己,而是好奇地跟自己打招呼。就好像一条小鱼一样,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想要表露友好,却担心对方不会回应。一想到这,索克萨尔便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唇角。“你好。”他说。


  听到他的回答,黄少天被吓了一跳,手电筒都飞了出去,啪嗒一声落在地上,滚几圈,停在了不远处,“咕噜咕噜”的声音在安静的船舱里回荡。


  索克萨尔不禁有些好笑。“我有那么凶恶吗?”


  黄少天平复了一下心情,捡回手电筒之后盘腿坐到玻璃罐前就这么隔着一层玻璃和水,与索克萨尔对话起来。“你听得懂我说话?”


  “当然啊。人类的语言我们是可以听懂的。而且我们也可以通过脑电波让人类听懂我们的话。”索克萨尔笑着说。


  “你怎么会被捉到啊?”黄少天有些好奇。“他们为什么要捉你,你长得……长得那么好看,他们怎么下得去手啊!而且不是说鲛人很强的吗?既然这么厉害,就不会被捉到吧?”黄少天脑子里像是装了十万个为什么,此刻恨不得索克萨尔一次性给他全部解答了。


  “好看吗……不过是皮囊罢了。而且鲛人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无所不能,况且他们几十号人,拿着武器攻击,我还能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


  “简直太可恶了!竟然以多欺少!”黄少天忿忿不平地骂着,但骂完之后却泄气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可惜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这里陪你说说话。”


  “我已经很满足了。”索克萨尔倒是没有那么生气,反而因为有一个人类肯因为他的遭遇感到不平,不由自主地有些高兴。


  “对了,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我叫索克萨尔……”“你下半身是鱼,然后看着文绉绉弱不禁风的样子,我就叫你鱼文绉吧!”“鱼……文绉?”索克萨尔有些震惊,这个奇怪的名字他是怎么想出来的?


  “这是你们人类的名字吗?”索克萨尔问。


  “对啊!嗯……不如就叫喻文州吧。文起四海,以喻九州。怎么样?”


  “不错,好听。”


  这是他们的初识,一个是小小的水手,一个是被人类捉住的鲛人。




  后来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黄少天都会去找喻文州,陪他聊天,听喻文州将大海里面发生的故事。两人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但是海上漂泊的航行总归会回到陆地,而停船上岸之时,便是两人的分别之日。


  “文州,明天这艘船就要靠岸了,到时候你就要被运到岸上交给其他人了……”黄少天有些闷闷不乐。“他们会把你怎么样?是不是把你当宠物一样关在玻璃柜子里面?或者养在池子里面?把你当成猴子一样玩乐?”


  “应该不会……”喻文州偏着头思考了一会儿说,“应该是把我的皮扒下来做衣服,把我的眼睛剐下来入药,还有把我的肉割下来吃,把我的血放出来喝。应该是这样吧。”


  “什么!你会死的啊!”黄少天有些震惊喻文州的轻描淡写,又有些愤怒人类的残暴。“不行!我不能让你死!我要放你回大海!开关……开关呢?我要把这个该死的罐子打开!”黄少天说着开始寻找起来。


  “不要白费力气了,这个罐子只能打开一次。关上之后再打开,便只能破坏这个罐子本身,但是这样动静太大了,会把其他人引来的!”喻文州制止住黄少天,语气颇为无奈。


  “那就砸了它!打不了被打一顿赶下船,反正我也不想在这船上待着了!”黄少天一咬牙,走了出去。没多久拎着一柄斧头回来了。“文州你小心点,我要砸了!”


  说我,把斧头用力一砍。“嘭”地一声巨响,玻璃罐裂开了一个大口,水顺着这个口流了出来。


  “什么情况!船舱发生了什么!”外面开始吵闹起来了,水手们被这一声吵醒,都赶来查看情况,一来便看见那个装着鲛人的玻璃罐破碎了,里面的鲛人不知所踪,水流了一地。


  “找出来!一定要把这畜生找出来!”大副怒吼道。




  “文州!他们找来了怎么办!”黄少天和喻文州躲在船尾的几个杂物箱子后面,听着外面纷乱嘈杂的声音,一颗星仿佛要跳出胸腔。


  “少天,为什么要救我……”喻文州有些不解黄少天这般举动,问。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黄少天转过头盯着喻文州的眼睛,认真地说,“我朋友要死了我怎么能见死不救?”


  他认真的样子,引得喻文州移不开眼。


  “少天,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是我唯一朋友……”喻文州声音有些哽咽。他感动地抱住黄少天,身体在不停地颤抖,“你是唯一一个,把我当成朋友的。因为我在鲛人一族里面是个异类,我母亲是个人类,父亲是鲛人一族的祭祀。他们两人在一起的事在族内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母亲还是义无反顾地生下了我。父亲离开后我在族里没有了后台,族人便开始排挤我。所以我才会落单被人捉住……少天,我好高兴,能遇到你……”


  “滴答……滴答……”好像有什么液体滑过脸颊。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脸上的泪珠,心口有些压抑,难受极了。“文州……”


  喻文州脸上的泪滴在地上,化成了漂亮的蓝色水珠,圆圆一颗,透亮得就好像黄少天纯粹的心。


  喻文州捡起那颗由泪水化成的珠子,郑重地将它放到黄少天手中。“我很高兴,能遇到你。再见,愿我们有缘再见……”


  说完,喻文州艰难地支起身,看着远方渐渐泛起鱼肚白的天空,毅然决然地跳下了海。与此同时,其他人也找了过来,一群人围着黄少天拳打脚踢。“该死的小鬼!谁准你放走那畜生的!你知不知道我们损失了多少!鲛人那种东西百年难求,而且见不得光!果然,畜生养的家伙骨子里也是个畜生,我看你跟它就是一伙的!”


  大副嚷嚷道,愤怒地一脚踢在黄少天肚子上。


  黄少天却仿佛感觉不到,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大副的那句“见不得光”。


  “你……你说什么?!”黄少天惊恐地睁大了眼。


  “说你是个畜生!要不是我把你捡回来让你在这里待着,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狗圈里待着呢!”


  “不是我!你说鲛人见不得光是什么意思!”黄少天根本不敢深想,越想越害怕。鲛人见不得光喻文州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喻文州要拖到最后一刻才离开!


  喻文州……他最后一句……到底是……


  “怎么?你还不知道吗?鲛人那玩意儿常年生活在深海,眼睛早就退化了,根本不能见光,而且阳光还会灼伤它们的皮肤。就算是他们要出海面都是成群结队的一起,而且时间并不会很久。鬼知道我们是怎么在海面上遇到一条落单的?”


  所以喻文州根本不想活吗!黄少天惊恐万分,什么也顾不上了,挣扎着爬起来扑到桅杆上看着下方。


  海水拍打着船身,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好像不曾有一个鲛人从这里跃下去,向着死亡,轻描淡写地,好像什么都已经无所谓。


  “喻文州!”黄少天急得对着海面大喊,却无人回应……




  “爷爷,那个叫喻文州的鲛人……他死了吗?”孩子还沉浸在刚才的故事中无法自拔,他问着老人,想要得到一个明确的回答。


  “也许吧……”


  也许死了,也许还活着。

打卡!

轻落蝶:

【余生有你,不再彷徨】喻黄日十二时辰-终宣


愿在我的往后余生里,春华是你,夏雨是你,秋黄是你,冬雪也是你

而我的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你。


时间表:

子时(00:00)-忧郁_@忧郁_ 

丑时(02:00)-照影归@照影归 

寅时(04:00)-雏夏倾心—夏初倾 @雏夏倾心—夏初倾 

卯时(06:00)-夏初@夏初 

辰时(08:00)-轻落蝶@轻落蝶 

巳时(10:00)-薇雨清歌@薇雨清歌 

午时(12:00)-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吸景度日 

未时(14:00)-冰雨挽璃花@冰雨挽璃花 

申时(16:00)-君言芷(仇清煜)@君言芷(仇清煜) 

酉时(18:00)-浅尘又在赤炳@浅尘又在赤炳 

戌时(20:00)-识敛@识敛 

亥时(22:00)-舜华的似水流年@舜华的似水流年 


特殊时刻:

02:08-画-叶秋澜v@叶秋澜v 

02:10-字-声烦寄北@声烦寄北(高三辣) 

08:10-字-苏怿@苏怿 

13:14-画-沙茶_虫@沙茶_虫 


随机掉落

文-向离@向离 

文-溪泽@溪泽 

画-沙茶_虫@沙茶_虫 


(有艾特错的一定要跟我说嗷_(•̀ω•́ 」∠)_

占tag歉

Q:和舍友或者是好朋友磕的cp不一样会发生什么?

每天都在尝试着把对方拉入自己磕的cp圈子,然后每天都在坚定自己不被对方拉走

【方王】【渡】

#好久不见!先放个序章。

#ooc

#架空世界观

#续前文


  “这位施主……”眼前这个人已经在庙里跪了一天,小和尚有些惊讶,又有些好奇。这个男人只是这样跪着,却由内而外地散发出一股悲伤的气息。浑身伤痕累累,风尘仆仆。

  “小师傅,你们总说佛在心底,可世间众生千千万,又有多少佛呢?”

  这人突然开口,转过头看着小和尚,眼底是苦涩与茫然。

  “这……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尊佛,它是只属于你的佛,是你的信仰。众生有多少,信仰就有多少,佛便有多少。”

  小和尚想要安慰一下他,可说出口的,却是这般的话语。他不知道这句话有什么用,他只看到,听完他的话,这个男人突然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似无奈,似痛苦,似悲哀,似解脱。诸多情感汇聚在这个笑容中,看得小和尚也不由得心情沉重起来。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尊佛……”那男人笑着,说,“是啊,那个人,不正是佛吗?可小师傅啊,你可知,我的佛,他心系苍生,万人敬仰,却独独忘了我!”

  说到后面,他的双眼竟流下了两行清泪。都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他却哭得那么悲伤。

  “我的佛……他从来不属于我。”


-----

#渴望拥有提问嗷!

【微若芥子,也放光芒】

占tag致歉

活动宣传招募人手!

活动名称:微若芥子,也放光芒——芥子微芒

活动tag:芥子微芒

活动要求:每人任选一个角色为他/她庆生,不限体裁,可文,可字,可画,可音,可视频,等等……(因人数可能不够所以开放一人双角!参与的老师可以视个人情况多选择一个角色为他/她庆祝!)

文:1K+,建议个人中心向,友情爱情向也可,但重点突出主人物。可原著向,可架空,但必须与生日相关。

字:三张至五张图片,要求字迹清晰,不糊弄,内容可以是原创的小诗或者对角色的祝福,也可以是摘抄的和角色相关的话。封面图片要求是角色名字。字迹要求有辨识性,禁龙飞凤舞乱写。

画:格式大小按个人习惯,彩图黑白皆可,要求线条清晰,拒绝草稿意识流。

音:这个我也不是很懂,要求三十秒以上,可以是自己编的曲,也可以是录一段给所选角色的祝福。

视频:要求画质清晰,四十秒以上,必须是原创的,且和所选角色相关。

所有参与者要求对所庆祝的角色有一定了解,先私聊我说自己的角色感悟,然后建议QQ进一下群。

我知道可能会有点赶,但拜托了,麻烦互相转告一下,谢谢!

以下为活动人手:

【微若芥子,也放光芒】-芥子微芒

3月5日:钟叶离-青岚雪@青岚雪 

3月15日:高英杰-Parting@Parting 

3月17日:贺铭-轻落蝶@轻落蝶 

3月25日:白庶-冰阔落@冰阔落 

3月31日:韩文清-和平@和平 

4月2日:舒可怡-顾方安@顾方安永远爱学习 

 舒可欣

4月13日:唐柔-轻落蝶 @轻落蝶 

4月16日:唐昊-柏木@柏木大三角 

4月27日:邹云海

5月1日:林敬言-忧郁@忧郁_ 

5月4日:方学才-十字架@陽夜 

5月12日:刘皓-唐音@唐音 

 李亦辉

5月13日:李轩-华如桃@华如桃。 

5月20日:楼冠宁-叶落之秋@叶落之秋 

 田森

5月25日:戴妍琦-言澄永@言澄永 

5月29日:叶修-笺雅小姐最棒了@笺雅小姐最棒了 

 叶秋-君临@君临 

6月1日:郑轩-喻子凉@喻子凉和数学势不两立. 

6月10日:郭明宇

6月23日:肖时钦-十字架@陽夜 

6月24日:许斌

6月28日:方世镜-舞玥零@Miss零 

6月30日:文客北

7月6日:王杰希-無霧's霾@無霧's 霾 

7月7日:盖才捷

7月8日:邹远-靈雅@靈雅 

7月12日:伍晨-笺雅小姐最棒了@笺雅小姐最棒了 

7月18日:方明华

7月29日:赵禹哲

8月1日:郭少

8月3日:楚云秀-忧郁@忧郁_ 

8月8日:陈果-朝阳@朝陽陽陽陽陽 

8月10日:黄少天-轻落蝶@轻落蝶 

8月17日:孙哲平

8月23日:杜明

8月24日:宋奇英-梵田喻希@梵田喻希 

9月12日:刘小别-君临@君临 

9月14日:罗辑

9月21日:邱非

9月22日:于锋-靈雅@靈雅 

9月26日:张伟

9月28日:魏琛-舞玥零@Miss零 

9月30日:李华

10月3日:顾夕夜

10月4日:宋晓

10月7日:乔一帆-文祈-温情@文祈-温情 

10月12日:袁柏清

10月16日:吕泊远

10月21日:苏沐秋-叶落之秋@叶落之秋 

10月29日:关榕飞

11月8日:吴雪峰

11月9日:方士谦-阿恋@阿恋 

11月11日:江波涛-草木灰@草木灰 

11月20日:方锐-阿恋@阿恋 

11月21日:杨聪

11月24日:周泽楷-草木灰@草木灰 

11月30日:卢瀚文-Gyoya@御夜 

12月2日:孙翔-柏木@柏木大三角 

12月14日:许博远-文祈@文祈-温情 

 徐景熙

12月22日:吴羽策-君言芷@君言芷(仇清煜) 

1月3日:安文逸

1月11日:张新杰-冰阔落@冰阔落 

1月15日:白言飞-冰阔落@冰阔落 

1月19日:李迅-君言芷@君言芷(仇清煜) 

1月23日:秦牧云

2月10日:喻文州-霍山石斛@霍山石斛 

2月11日:包荣兴-無霧's霾@無霧's 霾 

2月18日:苏沐橙-夏初@夏初 

2月20日:邓复升

2月24日:张佳乐

2月28日:赵杨


没收到艾特或者漏掉的麻烦私聊或者评论区冒个泡,我可能不太确定你们的lof号。

他们的名字就是一场盛世,你可愿与我共赴这场盛世?

芥子微芒,静候您的加入。(主要是三月份四月份的要开始了但是还是没有人!)